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斗牛棋牌 > 钩镐 >

激战“虎豹口”

归档日期:06-24       文本归类:钩镐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虎豹口”,素有“黄河天堑”之称。1936年10月,红四方面军奉命在“虎豹口”强渡黄河。冒着的炮火封锁,红军战士驾木舟、战恶浪,奋勇强渡,激战7昼夜取得胜利。今年初春时节,陆军第21集团军某舟桥团再次挥师黄河古渡口,拉开了激战“虎豹口”的序幕。

  1“101,执行!”傍晚时分,团长蒋荣伍一声令下,部队刚到达待机地域,不经调整、不设预案立即展开演练。

  “完成50吨浮桥架设任务!”营长赵志强闻令而动,立即指挥部队行动。谁知,一连连长马明岱却面露难色:“夜间风大浪急水流多变、操舟泛水危险系数大,能否给领导建议先完成准备工作,暂缓到明天一早再架桥?”

  “打仗能选择时间和天气吗!?”赵营长斩钉截铁地说:“军令如山,有困难也得克服,必须无条件完成任务!”

  “啪!啪!”随着两发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只见数百米宽的河面上,巨大的水柱直冲云霄。迅即,渡河工程侦察、平整渡河场地、设置投铆钉桩……夜暗条件下各营连分工协同,一项项渡河架桥准备工作有条不紊地展开。

  “开始泛水作业!”在各级指挥员借助荧光棒的指挥下,一条条操舟机、汽艇接连下水,一辆辆舟车将单舟精准泛入河中。

  水中炸点频频,演练险象环生。“不好!汽艇搁浅了!”由于夜暗条件下视野受限,一连汽艇手刘文章驾驶的汽艇意外地陷到了草滩里。

  “下艇推吧,担心掉入泥潭适得其反;直接启动吧,又担心陷得更深。”这时,上游已经有门桥拼接完成,指导员王超用旗语召唤汽艇前往顶推。一边是顺流而下的门桥,一边是进退维谷的草滩,刘文章急得直跺脚。情急之下,他硬着头皮启动马达,挂上倒挡,浑浊的泥沙顿时被搅得漫天飞溅,汽艇在动力下缓慢打转,过了3分多钟才移出草滩。等到汽艇稳稳顶住门桥,刘文章已汗流浃背。

  架桥难度最大的当属码头构筑,二营新兵王小东初次参加演练,看到码头兵在冰冷的河水中作业,河岸坡度稍陡就会将人淹没,他不由得打起了退堂鼓。

  栈桥构筑水中作业,湍急的浊浪、丛生的暗流既考验着官兵的体力耐力,又检验着部队团结战斗精神。“跟我上!”“老码头”王海龙见状一声大喊,一个箭步跳入水中,身边的战友二话不说紧随其后,王小东也鼓足勇气大吼着跳入水中。

  由于受力不均,4米高的立柱突然向河中倒去。情急之下,王海龙与几个老兵使出了浑身的力气,肩扛手扶硬生生把立柱撑住了,河水瞬间淹没了胸膛。

  “一二,嗨哟!”在统一的号子指挥下,他们与岸边的战士协同拉合,化解了这场突如其来的意外,成功构筑起了栈桥,为架设桥梁打开了“通路”。

  2“河幅228米,流速平均1.9米/秒……”水陆两栖侦察车实时上传渡河工程侦察报告,依车建所的指挥车里,团长蒋荣伍紧盯指控屏,带领参谋人员快速研判现场情况、河流特点、敌情态势,依托信息系统下达一条条作战指令。

  演练进入攻坚阶段,各舟艇在黄河岸边依次泛水,溅起阵阵巨浪,艘艘冲锋舟穿梭在波涛汹涌的河面,犹如一支支利箭。

  突然,上游一艘顶着门桥的汽艇朝下游飘去……“汽艇失去动力!”看到门桥指挥员召唤的旗语后,四级军士长顾大川迅速驾驶汽艇向着门桥飞驰。

  减速顶推、钢索固定……一系列连贯的动作后,危情解除。3分钟后,门桥行至水流中央,流速骤然上升,汽艇在肆虐的大浪中起伏颠簸、艰难前行。

  顾大川娴熟地调整顶推姿势,稳步前进。不到10分钟,门桥顺利到达预定位置。营长随即指挥钩镐手迅速就位,汽艇由两侧向中间旋转顶推门桥合龙。

  没想到,进行到一半时,意外突然发生。正在左侧最右边顶推门桥的顾大川听到“啪”的一声,紧接着汽艇方向盘瞬间泄力。

  “坏了,方向钢索断了!”随着顾大川一声喊叫,汽艇已偏离轨道,向右前方径直驶去。顾大川心里明白:一旦汽艇转向下游,就会完全失去控制,后方机动汽艇若避让不及,后果将不堪设想。他临危不惧,快速反应,一个侧身滑到后舱,取出应急扳手,将一头套在船舵上,另一头双手合十转动,汽艇果然顺从地变换了方向。

  “合龙了!合龙了!”尽管全程“意外”不断,但官兵们凭借过硬的专业技术素质,连续“激战”2个多小时,如期完成任务,一座280米长巨龙横卧黄河天堑之上。

  3“演习绝不是看能否架通浮桥,更要从细节上看是否符合实战要求。”演练刚一结束,复盘总结会紧急召开,蒋团长开场直奔主题。

  查摆问题不遮不掩,演练讲评火药味十足。“五连的部分战士只穿救生衣,钢盔、离身,虽然方便快捷却易成为敌人的‘活靶子’,对此提出严肃批评!”团长指名道姓的批评,让部分指挥员如坐针毡。

  “一营宿营配置过于集中,没有采取伪装措施,必须说明情况。” 参谋长王鹏的质问让一营主官直冒冷汗。营主官解释:“刚完成渡河工程保障任务,官兵体力透支,下次一定注意!”

  “打仗还会有下一次吗?再累也不能让官兵冒着生命危险休息!”随后,王参谋长指导一营利用地形地物隐蔽疏散,分散搭设半地下帐篷并利用迷彩网、就便器材隐蔽伪装……

  随着复盘检讨的深入,演练中暴露的4个方面22个具体问题被一一晾晒出来。很快,针对这些问题,导演部制定了第二天的补差演练方案,以问题倒逼各级补短强能。

  凌晨7时许,晨曦微露,一场补差演练紧急展开。演练伊始,导演部自设难题,将“中军帐”拉到深山中配置,电磁信号受干扰大,逼着各级指挥员在复杂情况下练指挥、练协同。

  与此同时,各种突发“敌”情让指挥员应接不暇。“舟车在狭窄通道被‘敌’阻滞抛锚!”“敌”情突发而至。

  “三连注意警戒!维修分队快速抢修!”营长崔兆东临危不乱,指挥各连紧急处置情况。不到10分钟,情况解除。

  “预定渡河流域上游水库开闸,黄河流速激增!”面对导演部的“刁难”,崔营长冷静分析研判、定下战斗决心:右岸流速缓,仍然按既定方案实施,左岸架设某老式舟桥,混合搭设,力避激流洪峰。

  方案一出,令人拍案叫绝。蒋团长紧绷的脸庞露出了笑容:“姜还是老的辣,崔营长取长补短,有两下子!”

  演练现场,二营官兵并舟撑篙,旋转门桥,构筑栈桥码头,实施门桥快速定位对接。与此同时,10多艘汽艇、操舟机操纵牵引某新型舟桥,劈波斩浪驶向预定水域……

  “渡场开设完毕!”黄昏时分,一辆辆战车急速驶过浮桥,成功强渡“虎豹口”后向“敌”发起猛烈进攻……

本文链接:http://crash404.com/gougao/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