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斗牛棋牌 > 沟井坎穴 >

提问关于大理地区的汉语词汇筷子同箸同白语煮厨房同灶房井

归档日期:07-14       文本归类:沟井坎穴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我的理解是,汉文化传入的事物词汇读音就与汉语相近。且以筷子为例,筷子一词源于明中后期的苏州,而至今白语任在用箸一词,很显然先民们是不用筷子的,生活方面也应该跟云南地区的原生民族一样,不设厨房而设火塘,应该也不挖茅坑。

  可是并没有“大理”二字的白语词汇,只称城里。亦无“下关”二字,不知其他处是否有这两词留存。

  能找到与“大理”二字最为贴合的白语词汇是“太和”二字,同doop.译为大胜。否则应读作dolei,但本地并没有这种说法。

  ……所以我们俩说的并不是一个字啊,你一直在纠结汉字,这种拼法我还不太会,我还是用汉字跟你解释。你一直在说的是“熬”这个字,确实在本地白语中有凹槽,凶恶之意,就我的理解就是受“恶”的古汉语影响。但是本地白语当中该字念“我”,是只有胜强单义的。即便是受汉语影响也不至于把文字的声母给丢了,我更偏向出于某种原因的改字改叫。再一个证据就是大理一词没有白名。你可以用“礼”字直译,但是本地并没有这种称法,我提问的原因也是如此,即便本地由于汉化丢失,其他地区应该有留存,但是现在看来并没有。

本文链接:http://crash404.com/goujingkanxue/1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