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斗牛棋牌 > 沟井坎穴 >

译:泰戈尔《吉檀迦利》二十二句

归档日期:10-08       文本归类:沟井坎穴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这种欢乐的音律超越了你所达到的快乐了吗?在这可怕的、喜悦的旋律之中被抛弃直到消失破碎了吗?

  万物转眼即逝,它们不曾停留,它们不曾回顾,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抓住它们的尾巴,它们转眼即逝。

  持续的步伐、无法停止,急速的音乐,季节来到了,跳着舞又沿着另一个方向离去——色彩、音调、芬香在这充满了快乐之中倾注入无穷无尽的瀑布里,每时每刻都在溅散、脱落、消亡。

  那个我应当制造大量的自己,四周在转动,致使你散发的光芒投射出彩色的影子——而这便是你的幻境。

  你拉起了分界线用于证实现我的存在,那时无数的记忆呼唤着已被你切断的分身。而你这自我分离的躯体也引到了我的身上。

  沉重的歌声、悲壮的回音贯穿着整个天空,响应着许多有形有色的眼泪和微笑、恐慌和希望;波浪汹涌又沉落,梦破碎又重组。在我身上你拥有了自我的胜利。

  这重帘幕已被你升起,那是用黑夜和白昼的画笔描绘出数不清的符号。幕后的你的座位,是用曲线的奇妙奥秘编织而成,抛弃了所有直线度又不结果实的线条。

  你我伟大的盛会已布满了天空。随着你我的音曲响亮了整个空中,所有的时光都在你我的躲藏和寻找中过去了。

  就是他,内心最深处的那一个,有人与他在看不见的深处相接触唤醒了我的存在。

  就是他将不知名的魔力附着在这些眼睛上,它们兴高采烈地在我的心弦上弹奏起了各种各样的欢乐和忧伤的音符。

  就是他在不知名的色彩里用金黄的光、雪白的银、忧郁的蓝和新生的绿编织成这件梦幻的灵丝(衣物),让他微露在外的脚从衣褶的一端到另一端,在轻步的前行中我忘却了自己。

  一天又一天的来了,一年又一年的流逝,在许多的称呼中,在许多的伪装里,在许多的欢笑和悲伤里,他总是在不断地、不知不觉地改变了我的心。

  你总是不断地给我倒入你新产出的各种不同颜色、不同芬香的药酒,持续地装入这泥土做的陶罐直到盛满。

  我的世界将要带着你的火焰去点燃它一百多盏不同的灯,把它们安置在你神殿的祭坛前。

  不,我希望永远不要关上我意识的门。看到的、听见的、触摸到的欢乐都包含着你的快乐。

  是的,我所有的幻想都将会燃烧进入快乐的光源里;我所有的愿望也将会成熟地进入爱的果实里。

  傍晚的天空带着悲伤渴望着清流水的音乐。啊,它呼唤着我从那里进入到黄昏中来;在荒凉的乡间小路上,那里没有了行人;风悄悄地起了,波纹渐渐地在河里翻起汹涌的波浪了。

  我不知道我是否应该转身离去。我不知道我将可能会遇见谁。在那里、河流的浅水处,流淌的小舟上有个不知名的人正弹着他的琵琶。

  你毫不费力地赐予了我们凡人礼物,实现了我们所有的需要,然而当它回到你那里的时候却未曾减少过。

  河流有着自己每天的工作要去做,它匆忙地穿过了田野和村庄;然而它不曾停止的曲流正朝着你的脚流动着、冲刷着。

  从诗人的语言里,人们选取着自己喜欢的诗句;然而它们最终的意义是指向着你。

  一天又一天地过去了,我生命的主啊!我能够在你面前面对面站着吗?随同双手合十,全世界的主啊!我能够在你面前面对面站着吗?

  在你伟大的天空下,在孤独和缄默中,带着谦恭的心,我能够在你面前面对面站着吗?

  在你这样的劳碌世界里,欢腾着辛勤的劳作和艰苦的奋斗,在匆匆忙忙的人群中,我能够在你面前面对着面站着吗?

  在这个世界上,当我的工作将要完成的时候,万国之主啊!孤苦伶仃地说不出话来,我能够在你面前面对着面站着吗?

  我知道你如同我的上帝一样与我相隔站立——我不知道你如同我自己一般慢慢地靠近我。我知道你如同我的父亲一样在你脚前鞠躬——我没有抓牢你的手就像我朋友的一样。

  我站着没有把你拥有自己下来的通道的地方当作我的,到那里去紧紧地抱着你连到我的心,带着你、与我前行的同道。

  你艺术的伙伴就在我众多的伙伴之中,但我没有听从它们,我没有把我的收益告诉它们,所以我把我所有的都和你在一起分享了。

  在快乐和痛苦中,我站着没有靠近人类的旁边,因此我站到了你身旁。我畏缩着不肯放弃我的生命,如此我没有跳入生命的伟大的海洋里。

  当新的天地创造开始的时候,整个星空照耀着它们最初的华丽,众神在天空中举行着他们的朝会,哼唱着:“啊!多么完美的星图啊!多么纯粹的快乐啊!”

  然而这时,一个突然的哭声诉说着:“好像在某个地方,那儿的光明链条里有一环断裂了,曾经的一颗星星如今再也找不到了。”

  他们竖琴中的金黄色的琴弦绷断了,他们的歌声停止了,他们灰心丧气地哭泣着:“是啊!那颗丢失的星星是最耀眼的,她是整个苍穹中最灿烂的那一颗。”

  从那天起,为了她,寻找永不停止。如此,从开始的哭泣到一个接着一个在她身上,以至于世界失去了它唯一的快乐。

  只有在黑夜深处地寂静之中,繁星才会在它们自己之间微笑地私语:“寻找已是徒劳了啊!没有残缺的完美正悄悄地笼盖住这一切啊!”

  倘若它不是我的那一部分,却让我在这个生命里遇见你,那么请让我从未感觉到那样的我出现过你的视线——不允许我忘了那一眼瞬间,却允许我在梦中又或在无眠时都抱着这一份悲伤的痛苦。

  当我的日子在这个世界上拥挤的集市中度过时,当我的双手捧满了日常的收益时,却让我始终感觉到那样的我似乎从未获得过什么——不允许我忘了那一念瞬间,却允许我在梦中又或在无眠时都抱着这一份悲伤的痛苦。

  当我坐在路边疲劳地喘着气儿的时候,当我张开我的铺垫躺在尘土中的时候,却让我总是能体会到那条长长的旅途依然留在我的前面——不允许我忘了那一念瞬间,却允许我在梦中又或在无眠时都抱着这一份悲伤的痛苦。

  当我从已经装饰好了的房子出来后,笛音伴随着笑声,那儿一同喧闹的时候,却让我总是感觉到我没有邀请你去过我的家里——不允许我忘了那一念瞬间,却允许我在梦中又或在无眠时都抱着这一份悲伤的痛苦。

  我就像那秋天的一片残留的云朵,不由自主的在空中飘荡着。啊!我的太阳总是那么辉煌。你的触摸还没有融化我的雾气,使我成为你光明的一份,因此我计算着来自于你几年数月的分离。

  假如这是你的愿望,假如这是你的游戏,那么请取走我这一片短暂的空虚,给他染上色彩、镀上金黄,让它在顽劣的风中浮动着被修成各种各样的奇迹。

  再一次、夜幕降临,当它将要以你的愿望去结束这场游戏时,我将会融化于黑暗中消失离去,又或许会出现在白色清晨的微笑里,在纯净清澈的清凉里。

  在许多闲散的日子里,悲痛夺走了我失去的时间。但它却从未真正地失去过,我的主。在你自己的双手上,你已经取到了我生命中的每一刻时光。

  隐藏在万物的心里,你复苏的艺术将培育着种子生长发芽,花蕾即将绽放红艳,成熟的花朵即将唤醒结实的果儿。

  我困倦了,睡到了闲置的床上,想象所有的工作都已经结束。直到清晨醒来,我发现我所重建的园子里,盛开的花海正传送着各种奇妙的芬香。

  白天和黑夜又过去了,时代的繁荣与衰落就像花开花落。你总是知道如何去等待。

  我们没有时间可以失去,此时此刻也不曾拥有,我们必须要去争夺我们的机遇。我们太贫穷了,决不能迟到。

  如此,当我把它赠与每一个向我索要又抱怨的人时,那些个时间也就永远地失去了。到最后你的祭坛上所有的供品都会消失。

  在这一天即将结束的时候,我急忙前往,在害怕中担心着你的大门已经关闭;然而我却发现到那里的时间还是充足的。

  星星已经锻造了它们光明的足镯,装饰了你的脚。然而我的愿望是想挂在你的胸前。

  财富和名望从你这里来,它们由你给予或扣留。然而我的悲伤却完全是我自己的。当我把它作为我的供品奉献给你的时候,你的恩慈便会来犒赏我。

  它是离别的痛,那样蔓延着贯穿整个世界,在无穷尽的天空中诞生出无数的情愁。

  就是这离别的悲伤在缄默中凝视着整个夜晚的星辰,在七月阴雨的黑暗里,在摇摆的树叶之间开始变成抒情的歌曲。

  就是这笼罩住的痛苦,更加深度地刻入了爱与欲望之中,刻入了人间的痛苦和快乐里;就是这一个不那么温柔却又流畅的歌曲穿过了我诗人的心。

  当战士们从他们主人的明堂里先走出来的时候,哪里还有他们隐藏的武力?他们的盔甲和武器在哪里?

  他们看上去即可怜又无助,在那一天,他们从他们主人的明堂里走出来后,成千上万的弓箭就如同雨一般降落到他们身上。

  当战士们再一次整队走回他们主人的明堂里的时候,他们表现出他们隐藏的武力在哪里吗?

  他们已经放下了刀剑,也放下了弓和箭;和平已经印在了他们的额头上,在那一天,他们再一次整队走回他们主人的明堂里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把他们生命的果实留在了后面。

  死亡,你的仆人,站在了我家门前。他已经穿越了那不知名的海洋,带来你的指令到我家作短暂的拜访。

  夜晚是黑暗的,我的心是恐惧的——然而我却要端起我的灯,去打开我的门,向他鞠躬表示我的欢迎。因为那是你的使者站在了我家门前。

  我还要含着我的眼泪,抬起我的双手合成十对他作恭敬的礼拜。我还要把我心中的财物放到他的脚下对他作奉献的礼拜。

  他将要回去了,带着已经完成的使命。但却在我的早晨中留下了一个黑暗的影子;在我这孤独凄凉的家里也就仅仅剩下我的孤独本身对你作我最后的祭品了。

  在没有希望的期望中,为了她,我去寻遍了我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我找不到她了。

  我来到了永恒的边缘,从那里开始,再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被消亡了——看到了一张没有了希望、没有了幸福、没有了视力,自始至终都充满着裂痕的脸。

  啊,把我空虚的生命沉入到那片海洋吧,把它卷入到最底部的深浓处。让我能再一次在宇宙的完整里,体会那些失去的甜蜜触感。

  破旧神殿里的神女啊!七弦琴断了的弦再也不能弹奏出你的歌颂了。夜晚的钟声再也不会宣告礼拜你的时刻。你周围的空气依旧是那么地安静。

  你荒凉的居所吹来了流浪的春风。它带来了花儿的音讯——那些对你作礼拜的鲜花,如今再也没有了。

  你的崇拜者、年老的流浪汉,始终渴望着对于你曾经一直回绝过的恩惠。在黄昏时分,当火海与土地昏暗的影子交融的时候,他疲倦地带着心中的饥饿回到了这破旧的神殿里。

  许多欢庆的节日在悄悄地来到了你身边,破旧神殿里的神女啊。许多礼拜的夜晚早已跟着那从未被点燃的灯消失了啊。

  许多新的神像都经过了精巧艺术的大师雕刻而成,然而当它们破旧的时间来到的时候,便被抛入遗忘之流的圣河里。

  再也没有噪音了,这都源于我喧闹的言语——这也是我主人的意愿。从此以后,我轻声细语地交流协议。我心中所思的语言将会继续用一支歌谣低声地吟唱。

  人们匆匆忙忙地赶到国王市场。所有买方和卖方都在那里。但在中午繁忙的工作中,我便早早地离去。

  让当时的花儿在我的园子里出来吧,尽管它们的时间还未到;让中午的蜜蜂开始演奏它们懒散的嗡嗡声吧。

  我花费了很多的一个小时在好处与坏处的纷争之中,但现在我把这无意义的日子放在了我儿时玩伴的快乐里,在他身上描绘着我的心;我也不知为何?就是这突然的呼唤会造成什么样没有用处的结果啊!

  啊,我要在我的客人到来之前,摆满我生命的血杯——我绝不会让他带着空空地双手回去。

  我整个秋天的日子和夏季之夜所有甘甜的葡萄酒,当死神将来在我门前敲打的那时,我忙碌的生命中所有的收入和收获都将会在我临终的那一天摆放在他面前。

  那些我存在的一切,那些我拥有的一切,那些我所有的希望,还有我所有的爱,始终都在秘密的深处朝着你的方向流动着。那最后的一眸从你的眼睛回转的那一刻,我的生命便永远成为你的了。

  花儿已经被编织成,花环已经为新郎准备好。婚礼之后,新娘便要离开她的家,在夜的孤独里单独与她的主人相见。

本文链接:http://crash404.com/goujingkanxue/6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