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斗牛棋牌 > 构筑障碍物 >

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工程兵打起仗来也不要命

归档日期:06-22       文本归类:构筑障碍物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而当提到“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这句话时,这就是在说陆军的重要兵种——工程兵。

  陆军工程兵是陆军承担军事工程保障任务的专业兵种,是陆军重要的作战保障力量。主要由工兵(道路、桥梁、筑城、地雷爆破等)、舟桥、建筑、工程维护、伪装、给水工程等多种专业部、分队组成。

  陆军工程兵的主要任务是,实施工程侦察、构筑重要工事、设置和排除障碍物、实施破坏作业、对重要目标实施伪装、修筑道路、架设桥梁、开设渡场、构筑给水站等。在合同作战中,工程兵与其他兵种密切配合,保障己方军队隐蔽安全,指挥稳定和快速机动,阻滞敌人机动,并以地雷爆破器材等直接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

  中国陆军工程兵按隶属关系分为独立工程兵和队属工程兵。直属战区以上的工程兵为独立工程兵,通常集中使用,遂行战略战役工程保障任务。合成集团军、师、旅、团建制内的工程兵为队属工程兵,通常用于保障本部队的战役战斗行动。

  如今,陆军工程兵作为陆军的重要作战保障力量,经过数十年的战火洗礼和发展建设,已经成为了现代化的专业兵种。

  最早的工兵,承担的基本作战任务,就是包括布雷、爆破、架桥等。而现代的工兵部队,需要执行的战斗任务,包括实施工程侦察,布设防坦克障碍物,架设军用桥梁,抢修道路和急造军路,构筑指挥所工事,在大纵深障碍物中开辟通路,实施破坏作业等。

  道路部队就是“逢山开路”,他们要做的就是部队行进时修复遭敌破坏的道路,和修建新的军用道路,确保部队顺利开进。

  通常情况下,道路部队利用推土机、挖掘机和装载机等设备抢修道路。当重型装备的道路受阻时,就要靠人工使用工兵锹和工兵镐完成作业。

  在汶川大地震后,许多因塌方而毁坏的公路都是由道路部队和其他工程兵兵种相互配合重新建设和维护的。

  桥梁部队承担了“遇水搭桥”的重任,在部队遇到河流、弹坑、障碍、沼泽地等复杂地形时,部队无法前进、绕行,桥梁部队可以架设桥梁保证部队顺利通过。

  如今,桥梁部队装备了现代化的架桥设备,包括轻型钢桥、重型机械化桥和山地伴随桥等,我们经常能够在各种演习中,看到工兵在壕沟等复杂地形上,架设重型机械化桥,保证部队的快速通过。

  图为2016年参加国际军事比赛的我军GCZ-112l型装甲工程车,是工程兵用于清障开路的重型装备。

  “跨越-2015”朱日和系列演习中,来自当时南京军区某旅的工程兵正在进行架桥作业,使用的是GQL111重型机械化架桥车。该架桥车的全套器材由5辆桥车承载,以北奔铁马XC2300型8×8越野车为底盘,桥板的车行部宽3.8米,适应最大流速2米/秒。全套器材作业人数为12人,单节桥体长度15米,全套器材架设长度75米。架设全桥所需时间50分钟;单节桥体架设所需时间为9分钟,桥面调整高度可在3至5米之间,整体撤收则只需45分钟。

  筑城部队所修建的防御工事,其坚固程度有着严格规定的标准,不仅要做到防御敌火力破坏,也要进行伪装部署避免敌方侦察和精确打击。

  筑城部队装备的各型机械化装备,可以在短时间内修建起各种类型的野战工事,较以前人工作业,无论是在速度还是质量上,都有明显的提高。

  地雷爆破部队又简称“地爆”,包括地雷和爆破两个专业,也是工兵所承担的两个战斗任务。相比于道路、桥梁部队的确保部队机动,地雷爆破部队要做的就是对敌人的机动能力进行限制与破坏。

  在战时,工兵要在本方阵地前埋设地雷来实施防御作战,进攻时需要排除敌方地雷。如今承担布、扫雷任务的工兵部队,早已告别了革命战争年代的“人送炸药锹埋雷”的人工作业方式,而是依靠机械化布雷、扫雷装备进行布雷和扫雷任务。不过,在复杂的作战环境下,仍需要人工扫雷,这就使得工兵必须熟知各种地雷的构造和原理了。

  爆破是工兵利用炸药为主要手段,运用爆破技术毁伤敌方指挥所、道路、油库和桥梁等重要军事设施的战斗方式。在过去的战争年代中,我军曾利用爆破这一战法,给敌人以沉痛打击。而如今在一些非传统作战任务中,爆破技术也被广泛应用,例如每年冬季,黄河凌汛所导致的冰塞、冰坝等情况,工兵会抽调部分力量,使用炸药对冰坝等进行爆破,以疏通河道,避免险情发生。

  舟桥部队同样是工程兵的主要专业力量,是工程兵中承担渡河工程保障任务的部队。

  舟桥部队的基本任务包括构筑门桥和浮桥渡场,架设低水桥和水面下桥,排除岸边地雷障碍物和水上漂流物等。

  舟桥部队和工兵所辖的桥梁部队不同,舟桥部队是承担主力部队渡河任务的工程兵,其装备也都是针对大型江河水域的重型舟桥装备。而桥梁部队针对的是部队行军途中无法绕开的各类复杂地形,使用的是可伴随部队的架桥设备。

  在执行渡河任务时,舟桥部队可利用制式门桥架设浮桥连同河流两岸,以利重装部队渡河;在缺乏渡河装备或需隐蔽快速渡河的情况下,舟桥部队可以使用门桥、重型舟桥车等装备进行漕渡,将人员装备快速输送上岸。

  2016年8月29日,中部战区陆军某舟桥旅在长江湖北段某水域,成功组织了“长江—2016”渡江工程保障实兵演习,仅用时26分40秒,一座长1150米的钢铁浮桥横跨长江。

  参加2016年国际军事比赛的我军重型舟桥车,这种重型舟桥车可以承载40吨以上的车辆进行渡河。

  伪装部队也是工程兵的主要专业力量,承担的是对重要目标实施伪装、设置假目标和构建假阵地,以保证己方部队的隐蔽和机动,欺骗和干扰敌人。

  通过各种伪装手段,重要军事设施以及装备进行伪装,使设施和装备的光学、红外和雷达特征隐匿在自然背景中,是伪装部队的基本任务。在各种伪装手段中,烟幕伪装是最简便的方式,一个发烟罐形成的烟幕,可以有效保存自我。

  设置假目标和建造假阵地是伪装部队的绝活,他们不仅可以制作各种假坦克、假火炮、假桥梁、假人甚至假弹坑,还可以利用声光、红外等技术手段使这些假目标变成“真目标”。通过这些足以以假乱真的“人员装备”,有效地欺骗和干扰敌人。

  野战给水工程部队,承担着战时部队人员的生活用水、机械装备的洗消用水保障等任务。给水部队装备有多功能净水车,可对驻地对水源进行过滤消毒;也可以根据水文地质分析,确定涵水层位置,并通过钻机打井取水。必要时,还要向水源短缺地区输送保障用水。

  工程维护部队,承担着重要的国防工程维护任务。他们在广大国土的深山之中,维护着我国重要的国防工程设施。

  建筑部队,基本任务就是构建和维护永备防御工事、机场、码头、基地等重要国防设施。在新中国成立后,工程兵建筑部队承担了很多军事设施的建设工作。

  此外,在工程兵部队中,维修部门也是重要的专业力量,他们负责对各型工程装备进行维修和保养。

  而在1966年至1983年间,人民解放军的战斗序列中曾存在过一个比较特别的兵种:基建工程兵。这是我军历史上存在时间最短的兵种,这个兵种实际上是根据国家经济建设和战备须要,而将中央直属的一些施工单位和队伍整编而来的。

  基建工程兵是独立的兵种,他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工程兵。从成立之初,部队按照“劳武结合、能工能战、以工为主”的光荣使命,担负国家基本建设重点工程和国防工程施工的任务。我们所熟知的深圳特区,在最初的建设上,就是由基建工程兵建设的。

  基建工程兵受和国务院双重领导,其最大建制是师(支队),分为建筑安装施工部队、水文地质部队、铀矿地质矿山部队、黄金地质勘探生产部队、基建工程支队等。

  1983年,基建工程兵在大裁军中撤销,基建工程兵大部分按系统对口集体转业到国务院各有关部委、北京市和相关省、市、自治区(兵改工);水文地质部队转隶有关军区,成为了工程兵野战给水工程部队;战备通信部队移交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通信部;水电、交通、黄金地质部队划归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

  工程兵是我军最早的专业兵种,诞生在八一南昌起义之时,成立早期称为工兵部队。

  我军工兵部队是在长期的革命战争中逐渐发展起来的。长征时期,红军工兵部队在血站湘江、四渡赤水等重大战斗中,承担构建浮桥的任务,有力地保证了红军部队渡河。

  抗日战争时期,我军工兵随主力部队对日作战,参加了如百团大战等重大战役战斗,在粉碎日军围剿、保卫根据地的战斗中表现出色。并且部队还发动群众,积极运用地道战、地雷战、破袭战等战法打击敌人。

  到解放战争时期,我军工兵部队逐渐进入正规化的建设。1946年3月1日,以由延安炮校工兵科扩编的工兵大队为主,在吉林通化成立了东北民主联军工兵学校,这是人民军队第一所工兵学校,也是后来的解放军工程兵学院的前身。

  在解放战争期间,我军工兵规模不断扩大,在野战军内出现了独立的工兵部队。1947年3月,华东野战军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个工兵团(华野特纵工兵团)。

  在全国各战场的重大战役中,工兵部队完成了攻坚爆破(坑道爆破)、近迫作业和敌前架桥、漕渡等各种工程任务,有力地配合了主力部队的作战。而在淮海战役中,中野工兵还创造性地利用汽油桶抛射器,在围歼黄维兵团的战斗中对敌坚固工事进行爆破。

  其中一位就是我军工程兵创始人之一——王耀南将军。当大家观看老电影《地道战》会发现,《地道战》的军事指导就是王耀南将军。不论是地道战还是地雷战,都跟这位一生都在工兵部队呕心沥血的将军有关。

  这位开国少将1911年出生于江西萍乡,早年曾是安源煤矿的爆破工人,参加过秋收起义。1930年王耀南奉命组建了红一军团工兵连,这是红军第一支工兵连。

  红军反围剿战斗中,王耀南多次率部对敌实施坑道爆破作业。长征中,王耀南曾多次组织工兵部队实施架桥作业,保证主力红军渡过了长征途中多条主要河流,被毛主席称为“工兵专家”。

  抗日战争时期,王耀南先后任八路军115师、129师、晋察冀军区工兵主任,多次率领部队对日军实施破袭交通线和对敌重要据点爆破等战斗,并且提出并推广了地道战、地雷战等战法。

  解放战争时期,王耀南曾为中央工作委员会选住址,地点是河北省建屏县(今平山县)西柏坡村。在对运城、临汾和太原的战斗中,王耀南奉命组织坑道爆破作业,支援攻城作战。平津战役前夕,曾与赵章成同志等视察北平近郊,为攻打北平制定工程保障计划。

  1951年到1952年,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调王耀南入朝,实施坑道防御战术,组织部队构建贯穿朝鲜的坑道防御体系,解决了防御作战中防空和防重炮的问题。

  1955年9月,王耀南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70年,他担任工程兵副司令员。

  1984年11月3日6时25分,王耀南的心脏停止了跳动,离开了他钟爱的工兵部队和事业,享年73岁。王耀南生前主动提出把遗体献给医学研究事业,为四化建设做最后的贡献。

  另一位同志是我们所有人都熟知的战士——雷锋同志,湖南长沙人,1960年参军并入党,1961年开始担任沈阳军区工程兵某部运输连二排四班班长,1962年1月27日被晋升为中士,同年8月15日不幸因公牺牲,年仅22岁。

  雷锋的故事大家都了解,所以我们在这里仅仅做了简单介绍,但是仍然要向这位伟大的同志致敬。

  还有一位,就是著名战斗英雄罗光燮,1941年生,四川乐至人。1958年11月加入中国青年团。1960年8月应征入伍,在边防部队某部工兵连1排2班当战士。

  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开始后,伏在积雪皑皑的阵地上,他在日记本上写下了豪迈的誓言:“为了党,为了祖国,为了人民,我愿意贡献出自己的全部力量,甚至于鲜血和生命。”战斗中,他双手二度冻伤,仍主动请战。

  11月18日,罗光燮所在工兵排奉命配属边防某部清除侵华印度军队在中印边境西段的一个重要军事据点。这一据点是印军指挥中心和重要供应基地的门哨,攻击部队前进至印军布雷区受阻,遭到印军炮火拦击,伤亡不断增加,2名排雷战士相继负伤。这时,他挺身而出,紧握爆破筒,冲进雷区。闯过两道炮火封锁线后,不慎触发一颗被积雪覆盖着的地雷,左脚被炸掉,陷入昏迷,爆破筒滚下山坡。他苏醒后,印军炮火仍在继续,为了争取时间,在不能站立、没有任何排雷工具的情况下,义无反顾地向前滚去,以身体引爆地雷。左臂被炸断后,仍继续向前滚动,不断引爆地雷,直至壮烈牺牲,年仅21岁。

  为表彰他的英雄壮举,战后所在部队党委为他追记一等功,并根据其生前志愿追认他为中国党员。1963年3月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追授他“战斗英雄”荣誉称号。

  到1950年6月,全军已组建若干个工兵团,野战军的团以上部队编有工兵分队,大军区级单位设置了工兵指挥机构。

  1951年3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工兵司令部正式成立。1952年9月18日,陈士渠同志就任工兵司令员,统一领导全军工兵建设工作。

  1955年8月11日,工兵司令部改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司令部。同年10月15日,工程兵根据部队发展情况,重新规定工兵团、舟桥团、建筑团的番号和序列,并按任务将部分工程兵部队划归大军区建制领导。

  1982年9月1日,根据军队精简整编工作需要,工程兵领导机关改为总参谋部工程兵部,从独立兵种部改为总参业务部门,军区工程兵司令部同样缩编为工程兵部。1985年,大部分独立工程兵部队编入新的合成集团军,加强集团军的工程兵野战工程保障能力。

  1992年,工程兵部并入总参军训和兵种部。而该部于2011年改为总参军训部,在2016年1月则成立了新的军委训练管理部。2015年12月底,人民解放军陆军领导机构成立,根据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要求,相应的陆军兵种建设由陆军负责。

  目前,陆军工程兵在组织结构趋于合理、机动和工程保障更为快速、与其他兵种协同作战能力不断加强的情况下,正进一步提高本兵种部队在现代战争条件下快速完成野战工程保障任务的能力。

  在新中国成立后,陆军工程兵在建设发展的过程中,不仅在保家卫国的战斗中建立功勋,也在建设祖国的征途中贡献力量。

  他们曾参加过多次对外战争,也曾参加抗洪抢险、抗震救灾等行动;他们建设过青藏、川藏公路,也建设过我国试验场;他们还走出国门,参加海外的维和任务,甚至有战士牺牲在了异国他乡。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同年10月下旬,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志愿军工兵指挥所于10月31日入朝,由陈正峰任主任,统一指挥入朝的独立工兵部队,并负责队属工兵部(分)队的业务指导工作。

  在运动战期间,工兵部队担负着保卫鸭绿江桥梁、抢修部队前进道路的任务,保证部队行军和后勤补给线运输通畅。

  转入阵地战阶段后,为应对敌人的空中绞杀战,工兵部队配合铁道兵、高射炮兵、后勤部门等单位,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反绞杀战斗争,保障了志愿军后勤供应。并协助志愿军主力部队于三八线附近的横贯朝鲜的战线上构建起完整的坑道防御作战体系,保障了志愿军部队实施阵地战。

  1952年8月,工兵指挥所改为工兵指挥部,由谭善和任主任。到1953年7月末停战时,工兵部队在志愿军总部的领导下,完成了一系列交通工程保障和战斗工程保障任务,极大地支援了前线部队作战。

  在整个抗美援朝战争期间,先后入朝担负各种工程保障任务的工兵部队有第14、第16、第15、第17、第10、第22、第18、第21、第7、第1、第4、第6、第9、第12团及第3团3营和第26团3营,共计14个团另两个营。

  抗美援朝战争期间,志愿军工兵在“一切为了前线、一切为了胜利”的思想指导下,新建道路2200多公里,加修和维护公路9600余公里;新建桥梁1100余座,总长6.3万余米;构筑坑道的土石方量达28.5万多立方米,构筑指挥所、人员掩体和掩蔽部1.6万多个;排除地雷和定时炸弹6.3万余个;修建飞机场120余万平方米;建造仓库、医院病房、营房等5.4万余座。工兵部队共涌现出二级模范4人,一等功臣18人,有3000多人立二等功或三等功,200多个单位立集体功。

  1958年,以刚刚从朝鲜撤军回国的志愿军19兵团机关、志愿军工程指挥部和志愿军后勤部为基础,组建了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由工程兵司令员陈士榘兼任司令员和政委。

  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负责的是我国试验场和导弹综合试验靶场的整个工程建设。参加试验靶场建设的工程兵们,来自全国各地不同的部队单位,在西北自然环境十分恶劣的施工地点,斗风沙、抗严寒、啃咸菜、喝盐水,发挥了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不仅克服了三年自然灾害的困难,还忍受了由于保密而不能对外说一个字的孤寂。

  在各种困难环境中,10万工程兵部队修建的工程和安装的设备完全符合要求,经受住了实弹发射的考验。1962年,特种工程指挥部改为工程兵工程部,并入工程兵指挥机构,两年后的10月16日,中国成功爆炸了第一颗。

  1965年6月至1973年8月,中国先后派出了高炮、工程、铁道、扫雷、后勤等部队,总计32万余人,最高年份达17万余人,在越南北方执行防空、作战、筑路、构筑国防工程、扫雷及后勤保障等任务。这就是抗美援越作战。

  其中,工程兵部队在两个阶段的作战中,承担了修建飞机场、抢修并维护边境铁路及桥梁、修建公路、铺设野战输油管线、修建国防工程设施等任务。

  人民解放军铁道兵、工程兵等援越部队先后派出10余万人,抢修被美机炸坏的铁路设施1778处,新建、改建铁路线公里;修筑干线座;建成内排、安沛两个现代化机场和飞机洞库;筑成各种坑道239条(总长2.5万多米),永久和临时码头9个,掘开式永备工事123个,海底通信电缆15条(长度为103公里)等大批国防战备工程。

  自1992年起,中国根据联合国有关决议和国际法准则,成建制地向海外派出维和部队,包括工程兵、医疗、警卫等分队。1992年4月,开赴柬埔寨执行维和任务的中国军事工程大队,就是中国第一支“蓝色贝雷帽”部队。

  截至到目前,中国维和工兵部队先后开赴柬埔寨、刚果(金)、利比里亚、苏丹、黎巴嫩、马里、南苏丹等国执行维和任务,共修筑修复道路1万多公里、架设维修桥梁207座、排除爆炸物7500多枚;运输部队共运送物资21 万吨、行驶里程350万公里(此数据发布时间过早)。

  而在2016年5月31日,联合国驻马里特派团营地遭到了袭击,中国驻马里共和国维和工兵分队战士、陆军第16集团军某部上士申亮亮同志不幸牺牲。

  上世纪90年代,有一部反映边境地区排雷行动的电影《征服死亡地带》,真实取材于中国工兵在中越边境第一次扫雷行动。

  1979年,中国进行了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并坚持了10年的边境防御作战。而在上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中越边境云南段埋设约130万余枚地雷、48万余枚(发)各类爆炸物,形成大小不等、断续分布的161个混乱雷场,面积约289平方公里。

  这些地雷均系战争年代中越双方埋设的,由于时间过久导致地雷埋设位置已模糊不清,且因为地雷种类繁多,对边境地区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中越两国关系正常化后,中国政府先后开展了两次大规模扫雷和一次勘界扫雷,分别为1992年4月至1994年9月、1997年10月至1999年3月两次边境大扫雷,2001年9月至2008年10月边界勘界立碑清障扫雷。其中,1997-1999年在云南和广西边境地区开展的第二次大扫雷是世界军事史上最大规模的扫雷行动,一共扫除地雷50多万枚、爆炸物18万多发(件),中越边境地区有102.8平方公里的雷场面积被清除。

  2015年11月,当时的成都军区抽调400多官兵,由云南省军区组织的第三次中越边境云南段大规模扫雷行动正式启动,这次中越边境云南段的雷区面积约76.3平方公里,未爆炸的手榴弹、炮弹等爆炸物品约15.7万余枚,计划将用两年的时间把雷区进行彻底排除。

  2016年6月4日,云南省军区扫雷指挥部扫雷3队下士程俊辉同志,在排雷过程中不幸牺牲。随后不久,中越边境地区进入雨季,使得排雷工作暂停。

  总结一下,在陆军的战斗序列里,工程兵是重要的作战保障力量,他们不像特种兵那样杀人于无形,也不像装甲兵那样驰骋沙场、耀武扬威,而是兢兢业业地凭借着工程装备、技术力量和严谨态度来完成着作战任务。

  所以,当工程兵们能用工程机械完成其他人无法完成的野战作业,能在几百米的河流上短时间内建起一道浮桥,能在一片雷场中开辟一条前进通道,他们同样是光荣而骄傲的。展开阅读全文

本文链接:http://crash404.com/gouzhuzhangaiwu/48.html